古民居连续遭窃的反思 十分关注 2016.5.20 - 厦门电视台 2016年05月20日

channelId 1 1 2 670cf1684dc744089dc5faa68b2c60de
视频简介

栏目名称:古民居连续遭窃的反思 十分关注 2016.5.20 - 厦门电视台

  欢迎收看《十分关注》。去年我们栏目曾经对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村一处上百年的古建筑群屡屡遭窃的情况进行报道,当时仅阳翟村建于清朝乾隆年间的陈氏宗祠,门口的一对石鼓就先后五次险些被盗,当地村民呼吁有关部门加以保护。就在上个月,宗祠门口的这对石鼓被盗走了。那么,究竟是谁盗走了百年的石鼓?为什么宗祠和古厝屡屡遭贼“惦记”呢?
  阳翟村村民 陈建设:我们案件有录像 这边有探头 里面有发现这几个小偷 发现有五六个人 从外大门出去 用三轮车出去 小偷戴口罩 戴帽子 穿雨衣 用千斤顶顶的 铁锹撬的 去年石鼓撬了移了一边 没有被盗走 这个用撬门 把门撬开 这边有个后门也撬了
  事情发生在今年的4月15号凌晨3点,根据村民们描述,当时参与盗窃作案的大约有五六个人。小偷在撬开宗祠护栏的门锁后,用千斤顶和铁锹,将宗祠门口一对重达两三百公斤的百年石鼓,搬上了三轮摩托车。
  阳翟村村民小组组长 陈国强:派出所协警巡逻祖厝那边 发现一部车子很可疑 人数大概五到六个人 以为是一般的小偷小摸 不知道(被盗物品)那么大件的 他们一边跟踪一边喊支援 一路一直跟踪 他们就发现非常不正常 凌晨3点多 这么多人在推一部车子 非常不正常 石鼓已经推上车了 (是不是像这样的农用车) 对 就是像这样的三轮摩托车 一发现后面有人在跟踪 他们就加大油门逃跑了
  宗祠大门两侧的石鼓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目前同安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案件还在侦查阶段。其实,这已经不是同安阳翟村宗祠第一次遭遇盗窃,就在去年的2月,阳翟村里一栋祖厝的柱础石就曾遭过偷窃,案发后记者也进行了调查采访。
  祥平派出所民警 张亚兰:就是前面这个 对 他这个木棍其实也是一个撬承重墙的棍/他们偷窃的就是阳翟村东亭里祖厝的一个基石 因为上面承重梁基石 所以要盗那两个 两个梁的石头要先撬掉
  去年2月15号,警方在接到阳翟村村民有关古厝柱础石被盗的报警后,通过村里监控设备拍摄下的这段简短的视频,找到了破案的关键。警方对小偷作案的时间进行分析研判,祖厝柱础石被盗时,监控探头记录下这两个人经过案发地的视频,警方锁定了这两个嫌疑人。
  祥平派出所民警 张亚兰:我们分析 当天晚上这两个嫌疑人 是有拿一个撬棍在那边盗取基石 经过排查 我们认定其中一个就是本地村民 然后我们就分析这两个犯罪嫌疑人的人员情况 经过我们排查 我们认定其中一名嫌疑人也有前科记录
  最终,犯罪嫌疑人陈某交代了自己的盗窃事实。阳翟村的村民们说,现在的贼连祖宗的东西都敢偷,不说别的,单是村里陈氏宗祠门前一对清朝乾隆年间的石鼓,以及两扇大门,就已经先后遭贼“光顾”了五次。就在阳翟东亭里祖厝柱础石被盗后不久,宗祠的这对石鼓就再度被贼惦记上了,不过当时小偷并没有得手。随后村民自发掏腰包,为村里的宗祠焊上了铁栏杆和铁门,加以保护,派出所也组织力量每天定时巡逻。可让人想不到的是,这对乾隆年间的石鼓最终还是不能幸免。上个月小偷除了盗走门口的石鼓之外,宗祠古色古香的正门也遭到撬挖和破坏。
  阳翟村村民 陈建设:门柱被卸下来后发现 (祠堂)里面很杂乱 门开着 现在这个案件警方在追踪线索 我们也没办法 我们村民很热心 但是没办法 案件还在追踪
  村民们很无奈,他们说之所以宗祠屡屡被盗,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有关系。宗祠正好位于公路的旁边,交通便利,周边又是城乡结合地带,人口众多,环境复杂。处在特殊位置的宗祠,便于转移赃物,宗祠的文物自然成为了小偷觊觎的对象。村民们说,虽然他们最近刚在村里成立的文保小组,但是真正要对文物进行保护,力量还是不足。
  阳翟村村民小组组长 陈国强:去年两次柱础石被盗 石鼓被盗 这次又被盗了 由于外来务工本身人员混杂 这边是城乡结合部 我们常住人口6000人 外来人口3万多 鱼龙混杂 都是外来员工比较多 有不少就盯住这个文物 组织村民做临时铁门 等保护小组成立起来 再加以建起来 结果又被偷了 因为资金有限 人员分散 没有主心骨 单靠我们民间的力量远远不足
  村民们说,他们曾多次试图通过各种方式对本村的文物进行保护,但始终被各种问题所困扰,而主要的问题集中在村里修缮和保护资金不足、村里年轻人口流动量大,以及缺乏相关人员进行组织实施保护修缮等方面,但更重要的是相关的文保部门并没有足够的重视。
  阳翟村村民 陈建设:主要有几个原因 一个是资金的问题 有人看要聘请 光靠大家掏腰包还是有限的 村民自己的 我们准备采取几个措施 一个是把机构建起来 我们建立了研究会 有一个机构 对我们整个系统的 遗产和寺庙、祖坟系统修缮 第二个 我们准备一些硬件设施 监控安装起来 也是靠大家来掏腰包 我们就是呼吁文物保护部门应该进一步重视 尤其对文化遗产政府应该拿出具体的措施出来 文物的保护虽然政府应该说很重视 但是重视不到位 我们现在一些市场 一些古的建筑物 多天连续被盗 原本多是靠群众自发来保护
  有文史专家指出,古建筑群是这座城市共有的财产,是不可再生的珍贵资源,政府相关部门应当想方设法,避免城市的历史遗产遭受毁坏。
  文史专家 洪卜仁:现在这种情况就应该责成同安区有关部门 市里面文管部门 市里面的文物部门也要加强管理措施 实际上所谓文物保护 文物就是不是归某一个个人所有 或者某一个家族所有 所以这一个我建议 也呼吁同安的区文管部门 要重视 来解决一些困难问题
  记者也联系过同安区文管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阳翟村的古建筑群中,只有陈氏祠堂是文物保护点,其他的古建筑还没有列入保护范围。而每年同安区文体局用于文物保护的经费只有10万元,对于修复如此庞大的的古建筑群,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同安区文管办工作人员:它这个没有申报文物名镇名村(它条件要达到哪些才够)它古建筑面积要4000平方米以上才能申报 我们现在规模都不到 所以我们都没资格申报这些 (经费)才十万块 作为文物保护单位 我们文物点就有500处 我们那里有那么多钱 政府哪里有那么多钱 主要还是要靠他们姓氏的人自己去保护 都要靠政府去保护 难度也比较大 像有的名人故居就是这样子 有的都倒掉了也没办法保护
  阳翟村民说,其实除了宗祠祖厝屡屡被盗外,村里的不少古厝也长期处于无人居住和看管修缮的状态,不少老宅子被租给了经营废品的外来人员,因此成了废品回收站,虽然经过村民们的努力,目前古建筑群脏乱和废品成山的现象已经消失,但是安全隐患和修缮问题仍旧是古建筑群的一大隐患。
  阳翟村村民 陈建设:现在这个修缮就是产权交界 这边有清楚的就有修理 这边没有的就没有修理 就是合不来就没办法修理 这里面也是十几户 后面产权 后面有的塌掉了 荒废掉 我们有四座这样的老宅子 宗祠 还有4座老房子全是荒废掉 那边有座私塾也快倒塌 也是产权的问题没办法修缮
  作家 陈金山:我觉得问题在于重视不够 没有把文物提升到保护文化的基础上 如果提升到这个程度 有关部门不会坐视不管的 我们能不能在全市开展文物普查 清点文物家底有多少 我们可以登记在册 建档案 不然散落在各个地方怎么保护
  村里成立了文保小组,并加强了巡逻力量,但宗祠的石鼓还是被盗了。为什么古建筑群会屡屡遭窃?村民们说,村里年轻的一辈对文物的价值和保护意识已经淡漠了,而上了年纪的老人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历史遗留的产权问题又让老建筑群的修缮和保护措施再度搁浅。面对焦急而又无奈的村民,相关职能部门不能再坐视不管了。好,感谢收看,再见。
  (新媒体编辑:李珂)

热词: 古民居连续遭窃的反思 十分关注 2016.5.20 厦门电视台

视频集简介

栏目名称:十分关注

栏目简介:10’关注<厦门广电集团电视栏目>官方网页,<十分关注>是厦门电视台第一个新闻评论栏目,贴近民众生活、关注民生疾苦,对社会重大、突发事件进行深度报道,为百姓排忧解难,被誉为厦门的"焦点访谈".

860010-115802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