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年夜的车祸 视点 2016.6.24 - 厦门电视台 2016年06月24日

channelId 1 1 2 121b38a0b3f54982a6b7cdf8940e0e70
视频简介

栏目名称:小年夜的车祸 视点 2016.6.24 - 厦门电视台

  2016年2月1号的晚上,在集美大道孙厝路段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两轮摩托车撞上了马路中间的限高架,造成摩托车驾驶员郭某严重受伤,最终不治身亡。当晚正是小年夜,眼看春节就要到来,可这样的一起车祸却让郭某一家深陷悲痛,并最终把郭某的朋友告上法庭,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们先来看一个短片。
  事情发生在2016年2月1号的晚上。死者郭某的父亲回忆说,那天晚上郭某接了好几个电话,都是陈某打来的,说是要约他出去谈事情,于是郭某就骑摩托车出门了。而让郭父没有想到的是,儿子这一出去,就再也没能回来了。
  原告 郭某光:当时我是在老家,2月1号那天还上班吃好饭就睡觉了。陈某给他打了三次电话说要谈什么工资,其实是他(陈某)编的,不是去谈工资是去喝酒。
  陈某和郭某是贵州老乡,两个人又在一起打工,关系一直不错。陈某说,当天他接到老板的电话说要发钱,就想跟郭某一起商量领薪水的事情。
  被告 陈某:我在吃饭没有喝酒,吃饭之前就给他打电话了,老板就说下午打钱过来,然后我就问下这个钱没有错吧,然后那天我就约他(郭某) 问他钱拿到没有?没有拿到我们要想别的办法,是咱们过去拿还是你相信他让他打过来,然后叫了瓶啤酒喝下。
  当晚正是小年夜,酒足饭饱的陈某和郭某都很开心,于是他们又打电话叫来了朋友刘某,三个人打算一起去KTV唱歌,庆祝一下。
  被告 刘某:因为当时我在家里面睡觉,然后(晚上)11点多他(郭某)打电话给我叫我出来,本来我已经睡觉了,我是不准备出来的,然后他说了一句不出来咱们明天就不是兄弟,因为我们玩得关系比较好,有什么事大家叫一下,我也不知道他们喝酒或者干嘛,当时他叫我先出来,出来就在霞梧菜市场那边,他在那边等我。
  陈某回忆说,喝过酒的郭某当时已经醉了,但还是坚持要自己开摩托车去KTV。
  被告 陈某:他说他学了一首歌,说叫我们出去唱歌,我们都说你喝醉了不要去了,在下蔡那边我们劝了他很久很久,到最后他就和我说了一句话,假如你不去你就不够兄弟,我就说了一句话,假如要去你就把摩托车停在那边,我们打车跟你去也可以,酒都喝醉了你就不要骑车了。
  陈某说,刘某和他两个人都没能劝得住郭某。最终,还是由郭某驾驶摩托车,载上了他们两个上路了。
  被告 刘某:他个性好强,就说上车上车,然后大家兄弟玩得很好,我也不知道他们喝了多少酒,他叫上车我就上车了,然后我们走霞梧出来就一直走到孙厝路口那边。
  就这样,酒醉的郭某开着摩托车,还载着陈某和刘某。三个人没开多远,就发生了意外。
  原告 郭某光:然后喝了酒说还要去唱歌,我儿子喝酒 (血液)酒精含量已经在(每百毫升)240(毫克)了,他们两个还要骑在他车子上然后12点左右就出事情了。
  当晚12点左右,郭某驾驶的摩托车撞上了马路中间的限高架,三个人全都摔到了地上。郭某本人受伤最为严重,当场就陷入了昏迷。
  被告 刘某:当时那边有一个高架也就五六米远,我在那个最边上,陈某在这边。当我起来之后,我就先去看人,肯定先经过陈某又叫了他一下, 然后看到郭某受伤了就赶紧打120。
  虽然经全力抢救,但因为伤势过重,两天过后,郭某最终还是不治身亡。
  原告代理人:在各被告的要求下,由死者郭某驾驶两轮摩托车,搭载被告陈某刘某同行,在行驶途中,死者郭某驾驶的两轮摩托车不慎碰撞集美大道孙厝路段路中限高架发生交通事故,致自身受伤。上述故事发生后,死者郭某被送往厦门市第二医院救治,后因救治无效于2016年2月3日死亡。
  小年夜,原本应该是个喜庆的时间,可郭某一家却在此刻跌入了深渊。郭某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两个孩子都还不到5岁,这样的一起事故,让这个家顿时没了顶梁柱。在郭家人看来,发生这样的悲剧,陈某和刘某难辞其咎。
  原告 郭某光:你为什么郭某睡了还要一直打电话叫他出去,三更半夜谈什么工资,白天不是还要上班,不是还可以谈,他喝了这么多酒,你没有安全送他回家还要坐在他车子上。
  2016年4月7号,郭某的家属把陈某和刘某告上了法庭,要求他们赔偿医疗费和死亡赔偿金等共计27万多元。
  原告代理人:我们认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八条的规定,两被告是共同搭乘死者郭某的车辆,两被告的共同侵权行为导致了本次事故的发生。按规定应该承担连带责任,所以我们主张两被告共同承担赔偿责任。
  主持人 耿杨:李老师,发生这样的悲剧是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类似这种因一起喝酒,酒后驾车发生交通事故,进而产生纠纷的案例,我们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那么,针对这一类型的案件,法院在审理的时候,一般会从哪些方面入手来判定责任归属呢?
  2016年5月,集美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在法庭上,郭某家属的代理律师指出,陈某和刘某都对郭某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原告代理人:被告陈某是这次宴席的组织者,具有劝阻郭某驾车的法律义务,而他并没有劝阻甚至搭乘车辆,也因为他没有劝阻引发了这次事故的发生。刘某没有饮酒,他是一个(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在没有饮酒的情况下,是能够清楚地意识到醉酒驾车所引发的风险,而刘某并没有劝阻死者驾车而是搭乘这个车辆,他主观上也存在过错,所以应当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面对朋友的死和郭家人的指责,两名被告都很难过,但又都表示很委屈。在他们看来,自己在这件事情当中并没有任何责任。
  被告 刘某:我觉得说大家凭良心,我跟他是玩得很好的兄弟也是一个地方的。我没有责任,凭我自己的良心我拿个18000就这样子,其它的我没有那个能力去承受,因为我承担不起,那是一条生命。说实话,不但他家里面难过,作为我们玩得很好的兄弟心里面打击也不小。
  被告 陈某:我觉得从法律来说我没有什么责任,但是从内心我们占了百分之一。按照法律的规定来,我不担任何责任的。
  两名被告都提出,他们当时都劝说过郭某不要酒后开车,所以已经尽到了自己的义务。不仅如此,陈某还指出,当时他们在一起只喝了一瓶啤酒,郭某醉酒很可能是因为他在家里已经喝过酒。
  被告 陈某:好像八九点钟吧,然后拿了一瓶啤酒,我们就一人喝了几杯,我就看他好像在家里面也喝酒了,当时我打电话给他,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喝酒,我都一直有劝他说酒不要喝了,他说那既然说事情,那就把事情说清楚,把那瓶啤酒喝完就走了。然后我说把车子停在这边,我打车给你送回去,我出钱,他那个人很倔强。
  对此,郭家人认为,陈某根本是在撒谎。郭某离家前并没有喝酒,当晚他们不可能只喝了一瓶啤酒。
  原告 郭某光:现在他死了,只有你说的算,你们两个喝一瓶酒有这么醉吗?五六个人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经过交警部门的确认,事发时郭某的酒精含量高达每百毫升血液酒精含量240毫克,已经远远超过了醉酒驾驶的标准。
  集美区人民法院法官 余巍:我接触到这个案件的时候感到很惋惜,这个事情是发生在春节之前,一件喜事各方都是朋友,大家在一起聚为了迎接新年,这样子的悲剧,那么这个事情的根源就在于酒驾,他的酒精含量达到了两百多,然后在去KTV的路上,他还驾驶摩托车,载着两个被告一起去,所以酒驾是最根本的原因。这两个同伴在发现死者已经喝醉酒的时候,也应该劝阻他虽然他们说有劝阻,但是最后这两个人还是坐到他的车上去了。
  主持人 耿杨:李老师,我们看到现在两名被告都主张说,自己当时有劝说过死者不要酒后驾车,可是被告不听劝,所以这事怪不得他们。而且陈某还说这个郭某醉酒,可能是因为他自己在家的时候就喝过酒了,所以不应该把意外的责任算到他们头上。您觉得他们这样的说法有道理吗?这里面的责任究竟该如何划分呢?
  主持人 耿杨:李老师,其实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谈论过这样的案例了,就像刚才主审法官所说的,这样的悲剧都是由于酒后驾车引起的。那么对此,您又有什么要提醒我们电视机前的观众的呢?
  目前这起案件正在进一步的审理当中,即将择日宣判。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法院视点,也感谢李老师来到我们的演播厅,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新媒体编辑:李珂)

热词: 小年夜的车祸 视点 2016.6.24 厦门电视台

视频集简介

栏目名称:视点

栏目简介:视点<厦门广电集团电视栏目>官方网页,<视点>栏目是厦门电视台的一个收视亮点,其中法规普及,捕捉热点;反贪倡廉,发人深省;重案大案,扣人心弦.

860010-115802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