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的“收款员” 视点 2016.6.26 - 厦门电视台 2016年06月26日

channelId 1 1 2 61c55613b9c748f38345342697f44eb8
视频简介

栏目名称:淡定的“收款员” 视点 2016.6.26 - 厦门电视台

  欢迎收看《检察视点》。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居委会干部、物业管理员、老板朋友等等一系列的身份;门前三包卫生费、物业管理费、消防绿色通道费等各种收费名目,无论是哪一种身份,收取的是什么项目的费用,他都谈吐自如、十分淡定;而他到过的商家,有很多被他收条都不用打就收走了“费用”。这位“淡定哥”就是刘某,一个没有正当职业,整天到处闲逛的无业人员。那么,这位“淡定哥”又是如何轻松“收费”的呢?

  2014年年中的一个傍晚,刘某来到了位于莲坂附近的一家店面。当时店里只有一名店员,刘某以老板朋友的身份,要求店员帮他联系一下老板,称有事要找老板。

  犯罪嫌疑人 刘某

  记者:你跟她怎么说的?

  刘某:我就说叫她打电话给老板,然后我跟老板说。然后我就冒充跟老板借钱,这样子。

  店员帮刘某打通了老板的电话,并转给刘某接听。刘某接过电话,便和老板在电话里讲起了自己的事情,向老板提出借钱的请求。

  犯罪嫌疑人 刘某

  记者:给老板打电话,打电话你怎么说的跟老板?

  刘某:我说,意思就说我车子被扣了,看他也没有熟人这样子,然后他说没有,他电话就挂断了。然后我就假装说要跟他借钱,这样子。

  店家老板并不认识刘某,自然没有答应刘某的请求。然而,老板在另一头挂掉电话的情况,店里的店员并不知晓。原因是刘某并没有放下电话,而是假装继续在和老板通话的样子,并在挂断电话以后,声称老板已经答应借钱给他,要求服务员点钱给他。

  犯罪嫌疑人 刘某

  记者:你继续讲怎么说的?

  刘某:就是说,我先意思说跟他借五百块钱,这样子。然后就是他说,意思就说他答应了,然后我才把电话挂了。就是这样子。

  记者:就是在演给店员看是不是?

  刘某:对。

  记者:意思是你跟老板确实是朋友?

  刘某:对。

  记者:对方也答应借你钱了?

  刘某:对。

  记者:你怎么拿到的钱呢?

  刘某:就是店员给我的。

  记者:多少钱?

  刘某:就是说借五百,然后后面又多借了一百,总共是六百。

  记者:六百块钱?

  刘某:对。

  记者:拿到钱之后呢?

  刘某:然后我就走了。

  记者:这些钱呢?

  刘某:这些钱都用掉了。

  以老板朋友的名义借钱,毕竟是借钱,借得到借不到可就不好说了。于是,刘某又想出了另一招——收费!2015年11月,刘某来到厦门大学附近的一家西点店,跟店里的服务员讲自己是街道办的,今天来是收费的。那么,刘某要跟人家收的是什么费呢?

  犯罪嫌疑人 刘某

  记者:你跟店员说收取什么费用?金额是多少?

  刘某:金额五百多。

  记者:五百多,这五百多都包括什么费用?

  刘某:就是卫生费,门前三包费,就是这样。

  记者:卫生费和门前三包费?

  刘某:对。

  记者:店员是怎么答复你的?

  刘某:店员她说要打电话问老板。

  记者:打电话问老板?她有给老板打电话吗?

  刘某:有。

  店员拨通了老板的电话交给刘某来接听,刘某又把跟服务员说的要收取费用的情况,跟老板在电话里讲了一通,电话里老板并没有答应交钱,但是,刘某放下电话后,却跟店员说的是另一种结果。

  犯罪嫌疑人 刘某

  记者:你有跟老板通话吗?

  刘某:有。

  记者:通话是怎么说的?

  刘某:就是跟他说门前三包费,就是卫生费到期了,就这样子。

  记者:老板怎么说的?

  刘某:老板他说他要核对一下,就这样子。

  记者:核对一下,然后呢?

  刘某:然后他就挂断电话了,然后我也就是按照这个意思,就这样子讲。

  记者:跟服务员说?

  刘某:对。

  记者:怎么说的?

  刘某:就是说,也是她老板说同意交了,这样子,然后就把钱给我了。

  电话里,西点店的老板没有答应刘某提出收费的要求,但刘某实在是太有演技了。老板挂了电话后,他照样表演一番,蒙过了店员,如愿将钱拿到了手。那么,刘某是怎么选择要下手的店家呢?

  犯罪嫌疑人 刘某

  记者:你过大学路那边是去做什么?

  刘某:我也就是没事,就是在逛。

  记者:没事就在逛?

  刘某:对。

  记者:你逛的范围都在哪些地方?

  刘某:我就在这个范围。

  记者:哪个范围?

  刘某:就是思明这块。

  记者:你逛的目的是什么?

  刘某:没有目的,我也是没目的。就是我们平常有在打零工,就是卸货,然后完了我就走了,卸完车我们就走了,然后就这样子走。

  记者:打完零工卸完货就没事儿了?随便溜达是吗?

  刘某:对。

  收费这噱头,让刘某觉得“靠谱”。2015年12月,刘某以物业管理员的身份,走进了一家服装店,开口找老板、店长,声称是来收物业管理费的。

  犯罪嫌疑人 刘某

  记者:你当时进到这家服装店,是以什么身份进去的?

  刘某:就是以物业管理员。

  记者:物业工作人员,物业管理员?

  刘某:对。

  记者:当时店里的情况是怎么样子的?你进去的时候看到的?

  刘某:我看到就一个店员在那里。

  记者:有个店员在看店?

  刘某:对。

  记者:你跟店员说了什么?

  刘某:说他们那个物业管理费到期了,就这样。

  记者:店员怎么说的?

  刘某:店员她就说要问老板核实。

  记者:要跟老板通报一下?

  刘某:对。

  为了把戏演得像真的一样,刘某假模假样地拿出纸笔,列出了要收取费用的项目、金额等,比起以前来,这回他演得更加逼真了。

  犯罪嫌疑人 刘某

  记者:你拿出一张纸给店员看?

  刘某:我写的就是那个管理费,三包费,门前三包,还有一个物业管理费这样子。

  记者:列了一些费用的项目?

  刘某:对。

  记者:当时店员说要跟老板进行一个沟通是不是?

  刘某:对。

  记者:店员给老板打过电话吗?

  刘某:有。

  店员不能当场作出交费的决定,于是她拨通了服装店店长的电话,汇报了有人上门收费的事情,并将电话交给刘某接听。刘某接过电话后,与店长开始滔滔不绝地通话,谈吐自如,有说有笑。而其实,对方在简短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拒绝交费,并挂断了电话。

  犯罪嫌疑人 刘某

  记者:你在电话里边跟店长(老板)是怎么讲的?

  刘某:我就是跟他说物业管理费跟那个门前三包已到期了,就这样子。然后他说他要核实,然后他就挂断了,就这样子。

  记者:我们当时看的情况,是你跟店长通话通了挺长的时间?

  刘某:他就是问我那个费用,是什么费用,几项,然后他要,意思是要核实。我就跟他说到时候你核实完了你再交,就这样子。

  记者:讲了挺长时间的,就说这个事儿吗?

  刘某:对。

  记者:那挂了电话之后呢?你跟店员怎么说的?

  刘某:挂了电话就说老板同意交这个费用,就是店长同意交这个费用。

  记者:同意交这个费用?然后呢?

  刘某:然后店员就给我,给我拿了我就走了。

  记者:有给你钱?

  刘某:对。

  记者:给你多少钱?

  刘某:好像是六百多吧。

  放下电话,刘某告诉店员,店长已经答应将费用由店员交给他。在给店员写了张收费项目的条子之后,刘某从店员手里接过钱,便匆匆离去了。等店长急忙赶回店里的时候,刘某早已溜之大吉了。

  2016年1月13号,刘某又以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的身份,进入到另一家服装店,向店家索要门前三包卫生费、物业管理费等。

  犯罪嫌疑人 刘某:反正就是街道,很多我都混掉,说不清楚,记不起来了,就是说有的是以街道管理人员收取的,有的是以物业管理,对,就这样的。

  记者:假设我就是那个店员的话,你进来之后你会跟我怎么说?

  刘某:我就是说门前三包费到期,还有卫生费到期了,就这样子。

  记者:你是哪儿的?你做什么的?

  刘某:就是那个物业管理费,物业管理人员,或者是街道卫生管理人员,就这样。

  记者:到期都什么费用啊?多少钱?怎么交?

  刘某:就是卫生费、门前三包费、物业管理费,就这样子。

  记者:没有人来核实你的身份吗?

  刘某:没有。

  记者:你进去的时候你衣着打扮是什么样子的?

  刘某:我就正常穿着,我是没有目的性的,我就是兜里没钱我才就是说,已经失去理智了才会这样做,我没有目的性的。

  刘某进店里行骗,都是普通装束,没有胸卡,没有证件。而这些被骗的店家,似乎也没有跟他提出过看证件之类的要求。

  犯罪嫌疑人 刘某

  记者:对方也不跟你要一些……?

  刘某:没有。

  记者:证件之类的?

  刘某:没有。

  记者:没有这方面的要求?

  刘某:没有这方面的要求。

  记者:你进去之后你会做一些什么准备吗?比如说准备像刚才咱们提到的,就是哪一些纸张之类的?

  刘某:没有,不会,没有准备,我是随意。就是桌台上面有纸张嘛,然后我就叫她拿笔来,因为她听不清楚我讲说什么费用嘛,然后我就写给她看就是这样子。

  记者:就是拿了纸告诉她具体有什么费用、多少钱?

  刘某:对。

  通常,刘某提出收费的要求后,店员都会打电话请示店长或老板。而在电话里,通常的情况下,刘某的要求都会被拒绝。但是,刘某都会逼真地上演一出老板同意付钱的好戏,骗过店员,从而得手。而这些被骗的店家,给了刘某钱以后,也大多没有索取任何的收费凭证。

  犯罪嫌疑人 刘某

  记者:对方给你交了这个费用之后,没有要求你出具什么收据啊,或者是凭证啊?

  刘某:有的有,然后我就说收据要等第二天再给她送过去,有的有,有的没有,就这样的。他们有问我就会跟他们讲,没问的我就没讲。

  记者:会给他们开个收条之类的吗?

  刘某:正常都没有,因为我都说第二天才拿过去。

  记者:反正对方(钱)就给你了?

  刘某:对。

  以这样的手段,刘某诈骗作案十多起。那么,刘某为何要如此行骗呢?原来之前,刘某曾在厦门打工,后因诈骗被判处一年四个月的有期徒刑。刑满释放后,刘某也试着做生意,由于种种原因都没有做成,不过,商场失意、情场得意,刘某结交了女友,本想打算好好生活,结果在女友回家期间,他交友不慎,染上了毒瘾。

  犯罪嫌疑人 刘某

  记者:你为什么要冒充老板的朋友、物业人员,还有街道工作人员、居委会的干部去实施诈骗?

  刘某:因为自身的原因,吸毒。所以说没有钱,才会这样子。

  记者:你有吸毒是不是?

  刘某:对。

  记者:你吸毒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刘某:就是已经上瘾的程度,已经成瘾了。

  记者:成瘾了?

  刘某:对。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刘某:2015年的4、5月份吧。

  记者:怎么染上的?

  刘某:就跟朋友出去玩然后被染上的。

  染上毒瘾之后,虽然刘某也时不时地跑些业务,打打零工,但是赚来的钱满足不了他吸毒的需求。于是,他在毒瘾发作的时候,就会选择目标作案,而诈骗得手的钱都被他用来购买毒品。

  2016年1月20号,刘某在出租屋内被警方抓获。2016年2月26号,经思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刘某被依法执行逮捕。2016年6月15号,经思明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思明区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判处刘某有期徒刑10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人民币。据刘某讲,他被抓的时候,女友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再过几个月,孩子就可能出生了。他觉得对不起被他骗的商家,更对不起辞了老家的工作来厦门和他生活在一起的女友。然而,法律无情,刘某必须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好,感谢收看今天的《视点》节目,我们明天同一时间再见。

热词: 淡定的“收款员” 视点

视频集简介

栏目名称:视点

栏目简介:视点<厦门广电集团电视栏目>官方网页,<视点>栏目是厦门电视台的一个收视亮点,其中法规普及,捕捉热点;反贪倡廉,发人深省;重案大案,扣人心弦.

860010-115802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