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带新”带出的“内鬼” 视点 2016.7.10 - 厦门电视台 2016年07月10日

channelId 1 1 2 c826914fa22b4b2a8b09a475f5af3b25
视频简介

栏目名称:“老带新”带出的“内鬼” 视点 2016.7.10 - 厦门电视台

  老客户介绍新客户给奖励,是一种常见的企业营销手段,但是如果把控不好,这样的营销手段就容易被公司内部人员钻了空子。去年下半年,我市一家房地产公司发现公司的“老带新”奖励账目严重不符,存在近190万元的差额,经过内部核查,发现一位名叫林某云的员工存在着重大嫌疑。那么,林某云是否侵吞了这190万元的奖励呢?这“老带新”业务到底存在什么漏洞呢?

  犯罪嫌疑人林某云,1984年出生,原本在厦门一家百货公司工作。2014年上半年应聘到本地一家房地产公司,开始接触新的业务。在新单位,林某云被安排在营销部门,但并不直接负责销售,而是负责处理客户投诉及“老带新”奖励业务。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老带新,是这样子,比如老客户,或者员工,你可以介绍朋友或者什么,过来我们项目买房子,如果你介绍成功,这个房子成交下来,款也到了,你可以享受三千块钱的购物卡,如果我介绍三套以上的话,就可以额外享受九千块的购物卡。

  每个月末或月初,林某云都会向公司总部及代理销售楼盘的公司财务收集两张报表,初步确定哪些客户可以享受“老带新”的奖励。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每个月的1号,30号或者31号看周末,比方说节假日,我们会提前几天,反正是月初,会找财务,我们售楼处的财务,项目有个小财务,找财务拿借款报表。

  记者:借款报表是什么东西?

  林:比如说我买房,我先跟你楼盘借,我首付首期付不起,我先跟你楼盘借,借完以后,什么时候半年啊,或者员工要买房,也可以先跟楼盘借款,完了就有一个借款报表,这个借款报表什么时候借的,什么时候已经还清,上面都会有登记,我们会根据这个来首期付款这些,完了以后他会给我一份,我还要给集团的总部项目财务要贷款报表,就是已经下款的报表。

  记者:下款报表是?

  林:是银行下,也是客户,银行给下款下来了,比如说这些人,我去按揭下来了,批了报表,他会注明几月几号。

  记者:那这两个表有什么作用呢?

  林:这两个表是他可以领这个“老带新”购物卡,款已经收齐,就等于说公司已经把钱收齐了。

  通过借款报表和下款报表筛选出一个名单后,林某云再将它发给售楼处进行复核。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我要了这两份报表以后,我会先给售楼处的行政,就是代理公司,因为我们是用代理公司来卖的,行政人员会根据报表,然后复核名单,然后做一份表,做上来给我,我根据他们提供的名单,给我以后我就去审核,下款和借款再复核一遍。

  老客户介绍了一个新客户,在报表上,他会有一个对应的编号。为了避免出现重复申请的情况,林某云还要审核排除重复编号。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这个是要跟营销部之前接这个工作的人一起再复核的,一起来检核,我们会坐在旁边,他会坐我办公桌旁边,完了以后念编号,有时候编号有重复的,他会念名字,然后介绍人的名字,对应上。白色条纹,没有申请过,没有写已申请的,那我们就可以申请嘛。

  之后,林某云将名单层层上报审批,采购部根据名单采购天虹购物卡交给林某云。就是这样层层审批、严密把关的业务,林某云依然察觉到其中的问题。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就是我有一次审核,我就发现了,我就奇怪,名单,他就说你要定期抽查回访客户,我们回访客户,就是要婉转了,就说某某先生你好,我抽查是我新的项目积分这一块的,因为老的我是不管的,他们移交给我我就直接做,这样子,他就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新的我就发现,我打电话给客户,我说你好,我这里某某客服,我们现在就是想了解一下,您在购房的时候,工作人员的工作态度,您是从哪里得到这个信息来购买这个房,很多客户,一百个客户有六十个客户,就说我是从网上或者就是从宣传广告上面看的,结果他们做成“老带新”的名单。

  然而,这所谓的猫腻,究竟给林某云敲响了警钟还是触发了贪念呢?在进入新公司6个月之后,林某云被公司控告:经审计,在她经手的五百多万元购物卡中,高达一百九十万元涉嫌被她侵占,对此,林某云矢口否认。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我如果今天,我有做我承担,但是,今天你让我,你把这些(承担下来),我不是傻子。

  按照工作流程,林某云向采购部领取购物卡之后,交给售楼处的财务,财务签收后,直接发给客户。经公司审计,林某云申领五百多万元的购物卡,财务实际签收的只有三百多万元。而林某云辩称,这个差额大部分都被公司内部员工以“老带新”的名义领走。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但这一百多万,全部都是公司员工,还有客户有领的,大部分都是公司员工领取了,然后剩下的,每次都是公司员工领完以后,我才把,比如今天早上,财务行政把这个卡给我了,交接给我了,比如这次交接了二十万,然后我会把这名单看一下,把所有公司员工该领的全部领了,剩下的送去售楼处给售楼处财务。

  思明区检察院 公诉科 蔡剑锋:那么一是跟常理不符,如果真的有个别的找她领这个业务奖励的话,可能资金量不会那么大,如果这么大的话,她本人肯定也会有相关的书面的签收记录,实际上她并没有办法提供这些记录。另外从公司的角度讲,它之所以业务叫“老带新”,老业主来推荐新业主得到一个奖励,这块绝大部分的奖励都是给真正的业主,公司内部的人参与的量不会特别大。

  即便是公司员工除外的客户,让人不解的是,林某云以部分客户急于拿到卡为由,越过售楼处财务直接向客户发卡。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

  记者:按照这个正常的程序,一般来说(客户)是需要去售楼部现场领是不是?

  林:没有,我来的时候,交接给我工作,没有跟我讲说一定要去现场领。他们跟我讲说公司员工在公司领取,剩下的拿给售楼处财务领。

  记者:对呀,那些客户应该是去售楼处财务领啊?

  林:对呀。

  记者: 对不对?

  林:嗯。

  记者:按照正常程序应该向他们领对不对?

  林: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啦,因为客户比较那个(图方便),我想服务做好一点,不要对公司意见那么大,既然在岛内,那就让他领。

  我们发现,林某云在经办这个“老带新”业务过程中,既负责审核申领购物卡的名单,又有机会直接发放购物卡。那么,对她的制约和监督何在呢?即便是由财务发放部分的购物卡,经司法鉴定,林某云提交的签收表也存在伪造的情况。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他们说这不是他签的,我说那行,那我们就鉴定,该鉴定就鉴定,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鉴定完以后,办案的跟我讲说鉴定出来了,就说不是他们签的。

  思明区检察院公诉科 蔡剑锋:在这个过程中,犯罪嫌疑人林某云伪造了十几张虚假的领取购物卡的报表,报表中冒充了实际的案场财务的签字,把伪造签字的报表交给了公司,从公司这边来看,就是看到了一张虚假的签字,来证明这些购物卡林某云已发给案场财务,实际上情况并不是这样子的。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我做错了一件事情,就是我当时自己这边的签收表有丢失了,因为我交接过给施某,我这份工作之前已经交接过,后面他又叫我回来重新交接的时候,我再找那些交接表,三月份四月份之前的那些单据有丢失了,我直接就是,我没有假冒签字,我没有冒充财务签字。我只拿过去给售楼处的财务,你核对一下之前的单子,跟我的单子,名单是一样。

  而在有些签收表里,林某云汇总的申领名单,还与之前的名单重复。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连重复名单是什么我都不知道,哪一些是重复我都不知道。

  思明区检察院公诉科 蔡剑锋:她在这个过程中,把许多一年前甚至两年前,就已经获得购物卡奖励的人名重复做在这个表当中,也就是说假使这个表有三十多个申请购买的名单,实际上可能当中只有十几个人是实际的最新的能够获得购物卡奖励的人,其他的部分是她私自添加进去的,实际上已经领过的。

  然而,自去年年底警方立案以来,林某矢口否认她侵占公司价值近一百九十万元的购物卡,只承认她挪用了公司二十万元的购物卡。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我就是当时是因为要还信用卡,我就是每个月,比如说这个月我信用卡要还两万多,我就会先把这些购物卡先拿出去,然后套一下现,等过后我再给它买回来,然后再放回去,因为这个卡客户随时都会来领的。

  向林某云收购购物卡的是她以前在百货公司的一位朋友罗某,每次交易都是在中华城附近。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

  记者:是怎么样销售出去的?

  林:我卡是让之前,一个朋友他们是做黄牛这一块,专门是倒购物卡巴黎春天卡夏商卡这些。

  记者:那你是按原价卖给他吗?

  林:没有,他们会给我打一个折。比如说我这次需要三万块钱还信用卡,我就拿三万块或一万块,根据这个月我需求,我就拿给他,他会去天虹核对,看卡里面是否有钱,有钱的话就把现金转账给我,九二五折,或者九二折,不定的。

  据林某云辩称,她以购物卡原价九二五折卖给罗某套现,周转一阵子后,她又以同样的价格向罗某买回来。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

  记者:你跟他买回来是按什么价买呢?

  林:也是九二五折。

  记者:也是九二五。

  林:如果他是卖九二折,那就买九二折。

  记者:人家为什么要这样子跟你做交易呢?

  林:但是有一段时间,他说生意不好做,像小金额的,十万之内的,都是要按照原价买。

  然而,经调查罗某与林某云之间的转账记录,只有罗某向林某云总共转账一百六十七万元。而林某云辩称,她向罗某买购物卡的时候用的都是现金。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

  记者:为什么(他的)账面上只有体现他给你转账?

  林:对呀。

  记者:没有你给他的记录?

  林:我买的都是现金买的。

  记者:都是现金买的?

  林:对,因为他小金额都不接受现金。除了你五十万以上。

  思明区检察院 公诉科 蔡剑锋:变现之后的用途,她也并不是临时应急周转,而实际上有不少的资金体现出来去做一些比如美容的消费,或者购买工艺品,我们在司法上可以认定为肆意挥霍,这样一种挥霍性质的消费,实际上可以推定她事实上对这些经手的财物、资金有一个非法占有的主观心态,因此从我们司法认定上讲的话,应当认定为职务侵占,而不是挪用资金。

  今年2月,思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职务侵占罪批准逮捕林某云。

  思明区检察院 公诉科 蔡剑锋:其实在后半期,就已经有一些,应该是能够得到购物卡奖励的老业主,但没有得到该有的购物卡奖励,他们有向公司投诉。投诉相关的业务,结果也转到林某云这边来,实际上变成你让一个本身已经做了违规事情的当事人,为自己的违规行为做一个解释,当然就不会得到一个合理或者说一个正常的处理办法,导致林某云在客户投诉比较长的一段时期内,把这个事情掩盖得比较长。

  犯罪嫌疑人 林某云:我当时法律意识,没有想到这也是犯法的,但是现在知道了,我愿意接受这个处罚,但是绝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了。

热词: 老带新 内鬼 视点 厦门电视台

视频集简介

栏目名称:视点

栏目简介:视点<厦门广电集团电视栏目>官方网页,<视点>栏目是厦门电视台的一个收视亮点,其中法规普及,捕捉热点;反贪倡廉,发人深省;重案大案,扣人心弦.

860010-115802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