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鸟册页”之争 视点 2016.8.19 - 厦门电视台 2016年08月19日

channelId 1 1 2 cf7e069a253d4f08b384a110d9e62dfc
视频简介

栏目名称:“花鸟册页”之争 视点 2016.8.19 - 厦门电视台

  我们今天请到演播厅的嘉宾是集美大学法学院的李绍平教授。李老师,欢迎您。近几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艺术品的收藏和拍卖渐渐成为了一个新的热点。然而,随之而来的纠纷也有不少,今天的节目,我们要给大家讲述的就是一起涉及艺术品拍卖的案件。咱们先来看一个短片。
  原告代理人 胡文民:一个是说解除委托拍卖的合同 那第二个是要求他返还已经预付的款项30万元以及利息
  被告代理人 李俊贤:在微信聊天记录里面已经显示出是一个买断的关系 也就是双方之间是一个买卖关系
  2014年10月25号,来自浙江宁波的薛先生和厦门某拍卖公司签订了一份委托拍卖合同,约定将薛先生收藏的12件字画交给这家公司来进行拍卖。双方前期的沟通很顺利,薛先生和拍卖公司的负责人王先生也很快熟络了起来。王先生说,他在11月7号又拿到了薛先生收藏的另外一件艺术品,而正是这件艺术品,最终却让他们对簿公堂。
  拍卖公司的负责人说,这件“花鸟册页”虽然没有在先前签订的委托拍卖合同内,但却同样被列在了这次拍卖的图录当中。所以,在他们看来,这件“花鸟册页”也应该算是这次拍卖会的一件拍品。
  2014年11月17日 被告又追加了一件花鸟册页 就是由8幅画组成的册页 委托原告一起拍卖 这些总共13件拍品 都当时列入了原告的2014年秋季艺术品拍卖的图录
  2014年12月7号,拍卖会如期举行。为了了解拍卖的情况,薛先生本人也参与了竞拍。在委托合同当中的12件拍品,10件当场拍出,2件由薛先生本人竞价收回。一切似乎都进行得很顺利。然而,最后的这件花鸟册页,却演化出了一场各说各话的罗生门。
  原来被告(薛先生)就是委托原告来拍卖 那拍卖就是因为这个(花鸟册页)是流拍 但是流拍这个事情就是当时被告自己也有参加 他参加现场的这个拍卖 那这个拍卖号(的艺术品)铺面流拍了以后 之前他们(拍卖行)有预付这个30万的款项给他 那流拍了以后被告这边不愿意把这个款退回 他主张说这个要由原告买下来
  拍卖公司说,“花鸟册页”是这次拍卖会的一件拍品,而为了这件拍品,他们是有预付了30万块钱的。现在流拍了,薛先生理应取回这件“花鸟册页”,并且归还这30万块钱。
  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已经预付的30万元 被告否认跟原告之间有委托拍卖“花鸟册页”这件艺术品合同的事实 同时他否认原告持有的“花鸟册页”原来是被告提供的这些事实 所以他拒不返还原告的预付款 也不取回他当初委托拍卖的“花鸟册页”
  那么事实果真是像拍卖公司所说的那样吗?作为当事另一方的薛先生却给了我们一个截然相反的答案。薛先生说,这件“花鸟册页”根本不是拍品,而是拍卖公司的老板王先生自己向他购买的一件艺术品,30万块钱正是王先生所付的货款。
  2015年11月2号,在几次讨要未果后,拍卖公司把薛先生告上了法庭,要求薛先生收回“花鸟册页”,返还30万元预付款并支付利息。
  第一 判决原被告解除拍卖“花鸟册页”的合同 第二请求判决被告取回花鸟册页 并且返还原告30万元预付款 以及从2014年12月18号起到执行日资金占用的利息 第三 案件受理费由被告负担
  主持人 耿杨:李老师,这种涉及艺术品拍卖的案件我们之前还是比较少看到的。我想先请您给我们电视机前的观众介绍一下,类似这样的案件我们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去分析其中的法律关系?
  集美大学法学院教授 李绍平:2016年5月9号,思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在法庭上,拍卖公司指出,虽然双方没有签订涉及“花鸟册页”的委托拍卖合同,但双方已经建立起了一种事实的委托合同关系。
  然而薛先生却坚称,“花鸟册页”是拍卖公司负责人王先生个人购买的,根本不是一件拍品,所以这其中只存在他和王先生之间的买卖交易,甚至和拍卖公司毫无关系。
  不仅如此,薛先生还指出,这30万块钱是在拍卖会之后由王先生个人转账给薛先生的,所以也不可能是所谓的预付款。
  原告的拍卖会是在2014年12月7号举行的 那么当天被告也到场参加了这场拍卖会 那么如果说是追加委托 那么原告作为专业的拍卖公司 一定会要求被告来补签委托拍卖协议 那事实上 原告并没有这样的协议 也没有补充签订这样一个协议 因此 原告主张追加拍卖品的说法没有事实依据 这一事实也恰恰能够证明“花鸟册页”是一个买断的关系 是一个买卖合同的关系 而不是委托拍卖的关系
  对于薛先生的说法,拍卖公司认为纯属狡辩。他们指出,王先生本身就是公司的法人代表,所以王先生的转账本身就是一种职务行为,恰恰是完成了拍卖会上已经登记在案的“花鸟册页”的预付款支付。
  原告代理人 胡文民:委托拍卖按照法律规定它实际是属于一个随时都有 随时解除权 就是合同双方任何一方都有权随时解除合同 那我们是认为 这个“花鸟册页”不管是真是假 实际上对这个原告来讲 对双方来讲都是有随时解除合同的权利 就是相互返还财产 所以我认为原告这个诉讼请求是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
  李老师,我们看现在原被告双方是各执一词。原告认为说针对这件拍品双方是有一个委托拍卖合同关系存在的,30万块钱是个预付款或者押金的性质。他们提出说现在是这件拍品流拍了,被告要把这30万还回来。但被告却认为就是原告公司的老板自己买下了这件拍品,买卖已经完成了,现在你说要退钱,那肯定是不行的。那么对于他们各自的说法,您是怎么看的呢?
  这个原告方还有另外一个观点,他们认为说这个委托拍卖是可以随时解除的,这是他们的一种权利,对于这种说法您认同吗?我国的相关法律又是怎样规定的呢?
  2016年6月7号,思明区人民法院对这起案件进行了公开宣判。法院判定:王先生既是自然人,也是拍卖公司的法人代表,从双方的沟通情况来看,可以认定王先生是在履行职务行为,双方存在委托拍卖合同法律关系。但拍卖公司所主张的任意解除权仅针对没完成的委托事项发生效力,而薛先生已经把“花鸟册页”交给拍卖公司,拍卖公司也支付了30万元款项,这表明该委托事项已经完成,所以拍卖公司不能以行使任意解除权为由要求解除合同。最终,法院驳回了拍卖公司的诉讼请求。
  (新媒体编辑:汪珉钰)

热词: 花鸟册页 视点 厦门电视台

视频集简介

栏目名称:视点

栏目简介:视点<厦门广电集团电视栏目>官方网页,<视点>栏目是厦门电视台的一个收视亮点,其中法规普及,捕捉热点;反贪倡廉,发人深省;重案大案,扣人心弦.

860010-1158020600